我们的大脑

去听了个讲座,是讲大脑可塑性的,讲座者是个女强人,名叫刑静,麻省理工的女博士后,好崇拜啊。当年是山大毕业的,原专业是无线电,后来去麻省理工读的生物,方向就是大脑的可塑性

她说起她在美国的生活,还有当时去的一个很有名的人的实验室的事,都让我挺受启发的

从她的专业角度来讲,她说主动学习比被动接受大脑的学习效率要高得多。有意识的去主动学习,大脑就会分泌某种化学物质使学习效率提高。恩,看来以后得有点觉悟要学习啦,不能只靠考试前的突击,有道理的说

中间她提到了自己做课题的时候,曾经去问过她的导师要做什么,她的导师就说在这里的人都知道做什么,你要不知道的话就去图书馆待1个月,到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。在图书馆狂看了一个月后,她选择了大脑可塑性这个课题。可难题又来了,这需要做很多生物实验,而且每个实验都需要好几年才能完成,因为以前是理工科的学生,所以她想到了建立大脑的数学模型,让计算机来验证实验。讲到这里的时候,她说无论你现在在学什么都是有用处的,就算跟你以后的工作不相关,也会使你的思维面积更加广阔。我得到的启示是发散思维,实验方法的转换,要多锻炼自己的发散思维呢

比较经典的有两句话,一句是不要怕犯错误,上学期间就是犯错误的时候,上学时候不犯错误,工作的时候就会犯错误。另一句是天才=白痴。第一句我就不要解释了,意思很明白。第二句说一下,所谓的天才就是能将大脑的能量高度集中到一点的人,比如陈景润,但能量集中到一点,其他的就顾不上了,对周围事物的感觉也会减弱,陈景润不是经常思考问题的时候撞电线杆么。对于科学研究来说,这种人是很厉害的,但对于大多数行业的人来说,IQ高并不一定有多大用处。比如空中管制员,如果精力只高度集中于一架飞机的话会出事故的。上帝在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会打开一扇窗,反过来也一样,世界是平衡的,每个人都一样,所谓的天才和聪明,也只是相对而言的,这是我对这句话的思考。

她也讲到读博士后去的一个很有名的实验室,那个实验室的老板申请经费几乎都是%100以上的命中(在美国申请研究经费很难的,一般只有10%的命中率,而且申请到的钱数经常是比想申请的钱少得多),经常是申请100万结果得到300万,是个很有名的人。

她在那个实验室的时候就仔细观察过那个老板,想知道他成功的原因,最后总结出来说有三点:一是每做一件事都要准备得很充分,要很主动的去做,同时有很多事情的要专心先做最重要的事;二是有前瞻性,他自己订了很多杂志,100多本,各个行业各个方向都有,每本都会看,但都不会细看。她打了个比方,说她老板站在高处观察山脉,然后推断出哪里有金矿,然后发布消息说找到金矿了,大伙再去挖,无论能挖出多少来,他都是第一个发现的,功劳都归他(他曾经在解剖学有个重大发现,就是大脑的意识都存在与左右脑中间一粒很小的物体上,引起许多人去研究,他也没再深入下去。但无论别人研究得多深,他都是这个领域的先锋);三是会抓住机遇,每一次讲座他都会用很通俗的语言去描述学术上的东西,因为来听讲座的或者是想投资的人都不是专业人士,如果讲得很学术化的话他们也不容易接受。这也是众多学者中,投资者喜欢选择他的原因。这些东西对我都很有启发,能做到上面那三点也不容易。

最后刑博士说了个很有意思的事,就是大脑的短时记忆极限:一次只能记4个数字,还做了许多测试,很有意思。大脑真是个很奇怪很复杂的东西,如果人类真能把大脑的利用率提高到100%,不知到时候世界会是个什么样子呢。

0 条评论:

添加评论